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人物 >
高原上的雄鹰 眷恋着广袤的扎溪卡
www.sichuanpeace.gov.cn 】 【 2019-09-12 08:31:46 】 【 来源:四川法治报 】

高原上的雄鹰 眷恋着广袤的扎溪卡


——追记石渠县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杨国龙



石渠县冬季大雪封山,乘汽车出行也十分困难



杨国龙(左三)上任石渠后,常常深入基层走访了解情况



杨国龙的办公桌依然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


  本报全媒体记者 开永丽 蒋京洲 见习记者 周靖 文/图

  

  时至今日,石渠县法院的干警们似乎仍有一种感觉,车祸也好,葬礼也好,只不过是做了一个不好的梦罢了,他们的杨院长还会回到法院,像平时那样审理案件、召集开会、下乡扶贫……就像一切都未曾发生,未曾改变。

  

  在自然环境极端恶劣、有“生命禁区”之称的石渠县工作的3年里,杨国龙的同事们曾想过他可能会离开:也许是一纸调令,也许是本来就不好的身体受不住恶劣气候的折腾。没人料到,他会突然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留下。

  

  8月19日,石渠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杨国龙从扶贫联系点瓦须乡返回石渠县,途中遭遇车祸,经抢救无效死亡。9月9日,甘孜州委组织部追授杨国龙为“甘孜州优秀共产党员”。

  

  人物简历

  

  杨国龙,男,1971年11月生,藏族,四川炉霍人,1990年11月参加工作,2001年6月入党,大学学历。2013年、2014年先后荣获“炉霍县优秀共产党员”“炉霍县维稳先进个人”称号。2016年9月任石渠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今年8月19日,杨国龙带领驻村工作队到瓦须乡开展脱贫攻坚工作期间发生交通事故,救治无效,于当日18时左右不幸逝世,年仅48岁。

  

  “意外总是猝不及防 一别竟是永别”

  

  8月19日一早,石渠县法院政治部主任李祎与杨国龙通电话,商量“微法院”宣传册制作的事。杨国龙在电话里坚持一定要请专业翻译制作藏汉双语版。他还说,自己当天会回院里。李祎万万没想到,这竟是她与杨国龙的最后一次对话。

  

  8月12日,杨国龙前往瓦须乡。作为定点扶贫的联系干部,杨国龙离院下乡时间长短不一,十天半月皆为常事。村里的大小困难、脱贫攻坚的进展,都牵动着他的心。

  

  瓦须乡党委书记拉吉泽仁告诉四川法治报记者,杨国龙此次到乡上后,对每家每户都走访了解,对于“临界贫困户”更是特别注意,嘱咐拉吉泽仁在工作中多关照。

  

  8月19日,完成宣讲后,杨国龙返回石渠。17时,石渠县法院内电话响起,传来的却是车祸的噩耗。

  

  民庭法官助理正光回忆,她庭审刚结束便见到一名法官在抹眼泪。正光半天回不过神:微信群里刚刚才上传了杨院长在瓦须乡宣讲的小视频,怎么说出事就出事了?

  

  当晚8点,前往事故现场的石渠县法院执行局局长李禄斌带回了杨国龙罹难的确实消息。

  

  8月22日,杨国龙的遗体告别仪式在他的故乡炉霍县举行。刑庭庭长陈春云在把杨国龙遗像挂上的那一瞬间,感到一阵心悸。“那几天就像是做梦一样,好像那时才突然反应过来杨院长是真的走了。”陈春云说。“没能去送院长最后一程,可能是我这辈子都无法释怀的遗憾。”留守院里的干警表达着悲痛之情。葬礼当天,灵堂里低声的啜泣,成了杨国龙离开的无言悼词。

  

  “你定然不舍 心心念念的部属被你当做亲人当做娃”

  

  石渠距成都1070公里,距康定670公里,平均海拔4520米,年平均气温-7℃,极端低温可达到-45℃。

  

  千百年来,牧民在扎溪卡(“石渠”藏语名)逐水草而居,这里空气的含氧量不到成都平原的46%,稀薄的空气足以让每位来客感到不适,与空气同样稀薄的是植被,举目四望也难见一棵树。

  

  杨国龙走后两个星期,四川法治报记者踏上了这片土地,听他生前的同事讲述和他有关的点点滴滴。

  

  李禄斌清楚记得,2016年9月初见杨国龙,他内心疑虑过:这样瘦弱的人,是否能承受石渠艰苦的自然环境?

  

  杨国龙很快消除了李禄斌的疑虑。没有一点领导架子的杨国龙很快就和干警打成一片,抓班子,带队伍,保障干警生活水平,提升干警业务水平……

  

  在任近三年间,杨国龙创新了“石渠法院藏汉双语一带一模式”和“角色+模拟法庭模式”,举办“以案学法”“掌上双语课堂”,还派干警到成都市金牛区法院、佛山市三水区法院跟案学习,到中山大学、浙江大学等培训,让干警业务素养显着提升。“我们也许成不了全州最好的审判团队,但我会把你们以这个目标为方向去带。”杨国龙曾说。

  

  高原的艰苦让留住人才成了难事。许多人服务期一到就想尽办法离开。2017年底,杨国龙被查出患有肺大疱。这是一种并发症严重甚至可危及生命的病症。他本有机会借此调离,但他选择留下。他还希望让大家都能留下。

  

  李禄斌记得,杨国龙曾以“开会”名义把几名干警“骗”到家里,实际上是给他们敷面膜,治疗在高原上被晒伤脱皮发红的皮肤。陈春云记得,杨国龙还要下厨给干警做饭。他拿手好菜“辣子鸡”的味道,让吃过的干警念念不忘。

  

  一次,杨国龙的好友、炉霍县法院民二庭庭长四郎拉初给他打电话,听说他在做饭。四郎拉初笑他,“你还要自己做饭?”“院里都是些年轻人,我年龄大,生活上多照顾他们,做个饭这有什么嘛!”杨国龙说。

  

  “你定然不舍 最美湿地辽阔高远你的家”

  

  瓦须乡位于石渠县城东南部,下辖6个行政村,幅员近1000平方公里。三年里,杨国龙走遍了瓦须山水、每村每户。

  

  瓦须乡距离石渠县城130公里。从县城出发到乡上的车程需要2至3个小时,其间还要翻越一座高山,来往非易事。然而,杨国龙自2017年至今累计下乡100余次,对18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全覆盖走访。他还多方争取帮扶资金92万余元,修建压水井180口、深水井1口,着力解决贫困户安全饮水、通讯网络、安全住房、道路交通等方面的实际困难。

  

  出事当天,杨国龙还在关心水井的水质问题,他叮嘱尽快将抽取的水样送出去检测。随后,他在返回石渠的路上遭遇车祸事故。

  

  对于瓦须乡村民来说,他们并不能清楚地记得杨院长来了多少次,只是觉得他“常来”,每次来都会解决一些困难。杨国龙去世后,村民们自发组织悼念,在家里点上酥油灯,为杨国龙念经祈福。

  

  拉吉泽仁告诉记者,2017年底,杨国龙从外面引入药材种植产业,主要种植大黄和人参果,至今规模已近万亩。药材成熟后,可产生每亩4000元的产值。哈达村村民泽贡告诉记者,每名参与产业园劳作的村民每天可得到150元的劳务费用,每个月可以干15天。

  

  万事开头难。拉吉泽仁说,杨国龙虽然离开了,但他已经帮乡里把最困难的工作做了,后面的工作就由活着的人来努力了。只有成功实现脱贫摘帽,才是对杨院长最好的告慰。

  

  “一声呼唤你已听不见 你化作雄鹰守护那片草原”

  

  杨国龙的办公室,至今依然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笔记本摊开摆在桌上,黑色笔迹记录着关于审判和扶贫的内容。“想写你的生平,却不知从何下手,一不留神就陷入了回忆。”李祎在朋友圈里写道。她告诉记者,杨国龙去世后,在为他整理简历信息时,却发现“荣誉奖励”一栏竟然没有任何内容可填。

  

  李祎想起,院里每次推荐个人的荣誉评选,杨国龙总是说“我已经老了,不需要这些奖励。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吧”。李祎曾想,不评就不评吧,反正以后还有机会。现在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炉霍县法院干警曲珍(化名)一直记得,自己曾因酗酒而被杨国龙父亲一般严厉地批评:“你这么不爱惜身体,以后还想不想结婚,想不想生小孩?”干警扎西(化名)不会忘记,大雨夜,打着伞寻找负气离家出走的自己的瘦弱身影。

  

  炉霍县法院刑庭庭长罗布战斗是与杨国龙相知多年。两人从进入法院系统便开始共事。2016年9月,杨国龙调任石渠后,两人约好常见面。“相当老实、认真、随和的一个人,把年轻干警带出去,从来都是自己吃苦。”罗布战斗吸了一口烟,脸上皱纹陷得更深了。他告诉记者,出事前一个月,他俩还促膝长谈,没想到却成了最后一次相聚。

  

  7月29日,石渠召开帐篷狂欢节,四郎拉初去游玩。杨国龙兴奋地带她去看新修的洛须法庭。“洛须法庭以前一直和派出所在一起办公,现在新的法庭建起来了,你看,办公室、审判庭都有,多漂亮!”“他一辈子都在聊工作,到最后还是这样。”四郎拉初想起她与杨国龙的最后一面,又难过又好笑。

  

  9月9日,甘孜州委组织部追授杨国龙为“甘孜州优秀共产党员”。然而比起追授荣誉,四郎拉初更希望杨国龙还活着,还能和老朋友一起把酒言欢。

  

  “仿佛听到 层层叠叠的嘛呢石上 你的故事在吟唱”

  

  渐渐地,人们发现匆匆告别的杨国龙,并非什么都没有留下。石渠县法院干警泽多吉用手刨开渐渐发红的叶子下方的泥土,已初现外形的人参果赫然出现。他告诉四川法治报记者,今年底明年初就可以采收部分人参果,如果产量没问题,这一小块试验田将扩大出去,惠及更多的藏民。泽多吉用手捏着人参果,画了一个大大的圆。“9月份我们要在院里搞模拟法庭。”李祎说,筛选疑难案件,让年轻干警模拟断案,老法官指导评价,让新干警快速提升业务能力。

  

  四郎拉初说,等到杨国龙去世49天的时候,他们几个老友约好要到寺庙里为杨国龙点上几盏油灯。

  

  夏末初秋,高原的风又翻动起漫山的蒲公英,它们飞向天空去往远方,其间或有那么一朵跌向命运陡峭的深谷,消失在茫茫草原,却与这片古老扎溪卡融为一体。

  

  追思摘录

  

  ●感谢您,让我觉得工作是有激情的;感谢您,让我觉得自己的能力是需要提高的;感谢您,让我在无亲无故的地方能够坚持下来;感谢您,让我发挥着自己的光与热!我相信,不光是我的感谢,听到身边太多人说没来得及对您说声谢谢,总以为能够等以后,原来,说谢谢也是要有时间限制的……

  

  您把所有评选荣誉的机会都给了我们,但是我知道,您在太多的人心里是优秀的!您永远是我们的好院长!

  

  单位上的所有干警,我身边所有认识您的朋友都在为您惋惜,您那么年轻,您的孩子还那么小,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干完,您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您留给我们永远的遗憾……

  

  再一次!感恩有您陪伴的时光!一路走好!我的好领导!

  

  ——石渠县法院政治部主任 李祎

  

  ●犹然记得您初来时喘着气腼腆地笑着跟我们打招呼,我们私下议论,这院长真瘦弱!

  

  这以后,您认真的工作态度、负责任的家长精神让我们渐渐转变了对您的印象——虽瘦弱,却把领导的责任与担当尽显;虽瘦弱,却把康巴汉子的魄力与真情流露。多少个日日夜夜,您辗转于每个加班的庭室,陪着我们奋斗在审判一线。一次聚会,您细数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年龄,笑着说:“你们每个人都像是我的亲人我的孩子,我希望我最大的成就就是看着你们成长为业务能手,为年轻的法院大家庭增光添彩,为你们的未来打下坚实基础。”

  

  您的孩子们想您了。您离开后尘世间少了一个正义的灵魂,而天堂里多却了一位令人钦佩的智者。

  

  ——石渠县法院干警 登珍翁姆

  

  穿越千山万水的伤逝

  

  ——遥祭石渠法院国龙院长

  

  题记 2019年7月底参加对口援助工作前往四川甘孜石渠,与石渠法院杨国龙院长相处甚好,深感其担当与作为。8月19日18时许,杨国龙院长下乡开展脱贫攻坚途中发生事故离世,年仅48岁。惊闻噩耗,倍感悲痛,回忆交往点滴,犹在眼前,聊写几句,以表哀悼之情。

  

  意外 总是猝不及防

  

  以为眼花 却分明是你仅仅20天

  

  一别 竟是永别

  

  三水——石渠

  

  跨越3000公里的相聚

  

  你用康巴汉子的火热

  

  让旅途变成回家

  

  三天 因为你的离去成为永远

  

  帐篷里你举起甘甜的奶茶

  

  并肩而行 你告诉我扎溪卡草原有多大

  

  指向仍住着干警的危房

  

  透过镜片也看到你眼中的忧伤

  

  反复询问有没有不适

  

  亲友般的关切溢于言表

  

  去往法庭颠簸的路途

  

  你说那片五彩花海好美

  

  看着倾尽心血新建的法庭

  

  你一遍一遍说着心愿

  

  一路穿山越岭

  

  车行进在金沙江畔高高悬崖边

  

  你坚持送进机场

  

  感谢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

  

  甚至要代为支付打包的钱

  

  拥别的温情还在

  

  转身的背影瘦弱而高大

  

  你定然不舍

  

  最美湿地辽阔高原你的家

  

  你定然不舍

  

  太阳部落的吉祥花

  

  你定然不舍

  

  心心念念的部属被你当作亲人当作娃

  

  而如今

  

  面对地图

  

  伤痛与不舍穿越千山万水

  

  那晚

  

  应该陪你多喝几杯多唱几首多聊几句

  

  是不是 就不会泪流满面

  

  国龙院长

  

  可亲可敬的好兄长

  

  一声呼唤你已听不见

  

  你化作了雄鹰

  

  守护那片草原

  

  仿佛听到

  

  转动的经筒经幡

  

  层层叠叠的嘛呢石上

  

  你的故事在吟唱

  

  ——广东省佛山市三水法院乐振华遥祭


编辑:孙小媛
热点专题

四川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栏目 | 投稿须知 | 投稿:sccaw@sina.com |

蜀ICP备13011412号-1 四川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