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人物 >
让乡村破除毒品和贫穷的“魔咒”
www.sichuanpeace.gov.cn 】 【 2020-06-24 10:23:12 】 【 来源:四川法治报

“四治专员”的心愿:

  

让乡村破除毒品和贫穷的“魔咒”

3817070d84af59cc86e45caf357b5d0c.jpg

娄启明走村入户向村户宣讲禁毒防艾相关知识政策 受访者供图

  

本报全媒体记者 蒋京洲

  

人物小档

  

娄启明

  

帮扶地点:凉山州布拖县乌科乡乌科村

  

帮扶时间:2019年3月开始

  

他的话语:你光为他好还不行,还要鼓到为他好。

  

  “毒品这个东西,有钱人吃成穷人,穷人沾上了吃得更穷。要是再沾染上艾滋,那就是祸害两代人。”谈起禁毒防艾,娄启明痛心疾首。

  

  绵阳和凉山州布拖县乌科乡乌科村,中间隔着700公里的距离。2019年3月,绵阳监狱一级警长娄启明带着绵阳监狱驻布拖县乌科乡乌科村“四治专员”的任命,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尽管2017年全村脱贫,但毒品和艾滋依然像是魔咒一般,纠缠在村民们的脱贫奔康之路上。治毒、治愚、治病、治超(生),娄启明肩上的担子很重。

  

  禁毒

  

  外出吸毒人员的电话,他越存越多

  

  从家里有200多只羊到一贫如洗,拉龙(化名)只用了1年。2011年染上毒品,2012年他便将家产败光,自己也被送到西昌强制隔离戒毒。娄启明来到村里的时候,正好是拉龙强制隔离结束的第3个年头。“你这样在村里头呆到也不是办法,还是趁着年轻到外面去打工,谋个出路。”和拉龙摆过几次“龙门阵”,娄启明觉得这个年轻人聪明勤奋,便给他指了条路。娄启明告诉记者,要让他们回归正常的人生,终归还是要出去接触社会,不可能让这些人一直困在村里。“放在我们眼皮底下,管理是方便了,但他们以后的路也窄了。”

  

  为了让这些外出的吸毒人员不致脱管,在借助“索玛花”系统的同时,娄启明也想了很多办法。能联系到本人的,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打个电话,让他们到当地派出所做一下检测,再把报告拿回来看;联系不到的,就通过家人反复联系,直到有回信为止。

  

  一年多下来,娄启明手机里的号码越存越多。村里90%以上外出务工的吸毒人员,他都能直接联系到。他的这些努力,目标只有一个——确保他们不要复吸。近年来,村里“吸毒的零复吸,贩毒的零新增”,这两个“零”,让他倍感欣慰。

  

  防艾

  

  看着病人把药吃了,他才放心

  

  娄启明的另一块“心病”,则是村里的艾滋病人。村里20多个艾滋病人,病情有轻有重。但无一例外都得吃药。这些患者可以免费获得抗病毒药物,而监督他们是否按时按量服用,就成了娄启明在村里的一件大事。“艾滋病发病有一个过程,有的人总觉得自己得了病还没感觉,就不吃药。”娄启明告诉记者,每次监测发现有患者艾滋病毒载量很高,肯定就是没好好吃药。对于这些人,他总是苦口婆心。迫不得已时,娄启明甚至到患者家里去,看着他们把药吃下了才放心。“药吃好了,起码能多活二三十年。吃不好,也许几年时间人就没了。”娄启明向记者道出心中无奈:“你光为他好还不行,还要鼓到(四川话,意为强行)为他好。”“治毒、治愚、治病、治超(生)”——“四治”的题中之义,让娄启明深知,对于刚脱贫两年多的乌科村来说,要走的路还有很长。毒品能够轻易摧毁一切努力的成就;艾滋,则让个人和家庭的命运万劫不复。他寄希望于教育。不仅斩断贫穷代际传播,也破除这里的毒品“魔咒”。“你拍一我拍一,毒品是个坏东西。你拍二我拍二,毒品人人要打压。”在适龄儿童就读的村幼乡小,娄启明开设了禁毒宣传教育课。用自编的儿歌,让孩子们从小树立起拒绝毒品的意识。

  

  夏天,乌科田野翠绿,索玛花漫山遍野。娄启明打心里觉得这片土地“很漂亮”,他更有信心,未来,这里会更美。


编辑:彭旭

四川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栏目 | 投稿须知 | 投稿:sccaw@sina.com |

蜀ICP备13011412号-1 四川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蜀ICP备13011412号-1 四川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