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人物 >
被毒品毁掉的家庭 在脱贫攻坚中迎来新生
www.sichuanpeace.gov.cn 】 【 2020-06-24 10:30:42 】 【 来源:四川法治报


57c407e55afc296abe4224b0ccaeb762 (1).jpg

刘青松到阿贾家家访前,专门录制了一段阿贾的视频带给果果和阿贾的母亲


79ada86be596f784105ee70fc9029f28.jpg

说起自己的爸爸、妈妈,果果伤心落泪

  

  本报全媒体记者 赵文 文/图

  

  大哥因吸毒神志不清失踪,三姐贩毒被判死刑,弟弟吸毒后染病去世,自己因贩毒被判死缓……这是曾经发生在阿贾和他兄弟姐妹身上的故事。

  

  爸爸入狱、妈妈去世,13岁的阿荣被迫辍学回家照顾3个年幼的弟弟。凉山州脱贫攻坚战打响后,政府、监狱和爱心人士的帮扶,重新点燃了他们生活的希望……这是正发生在阿贾的4个孩子身上的故事。

  

  “无知,害了我和兄弟姐妹”

  

  2010年,阿贾因为贩卖毒品被判死缓,至今还有余刑24年。“我很后悔走上这条路,毒品害了我一家,让我不能为母亲尽孝,不能陪老婆最后一程,更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说起家人时,阿贾总会留下悔恨的眼泪。

  

  阿贾的家在凉山州布拖县特木里镇飞铺村。布拖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的重点县。“那时候就靠着种地养牛,一年能收入几千元。”阿贾说,2009年以前,他一直在家种地养牛,日子虽然贫穷,但还能过下去。2009年,阿贾的大哥因为吸毒神志不清失踪。大哥失踪后,阿贾将哥哥的4个孩子接到家中,和自己的4个孩子一起抚养。8个孩子靠着家里的几亩土地和几只牛羊,生活十分艰难。“那个时候老婆也生病了,得了哮喘。我很急,只想快点赚一大笔钱,他们都跟我说卖‘粉’最快。”2010年4月,阿贾到布拖县城和三姐阿朵吃饭,希望姐姐帮他想办法挣钱。一番商量后,阿贾决定跟着姐姐贩毒,走上“致富”道路。

  

  2010年4月,阿贾、阿朵和几个同乡决定筹集毒资,到缅甸购买毒品并运回凉山贩卖。同年4月30日,几人再次碰头,阿贾和同伙将筹集到的40余万元毒资分别装入3只女式袜子里并捆绑于各自腰部,前往缅甸购买毒品。阿贾和同伙一行5人,乘坐租用的面包车从西昌出发,经攀枝花、昆明,于5月4日到达中缅边境。“我们到了边境不通公路的地方,然后步行到了缅甸。”阿贾说,在一家小旅馆内,他们购得16块海洛因,重量为5000多克。随后,5人分头返回凉山。

  

  2010年5月6日下午,阿贾在攀枝花市客运中心被警方抓获。随后,阿朵和其他同伙也在不同的地方落网。“戴上手铐,我的腿都软了,直接坐在了地上。我知道,我这辈子完了。”回忆起被捕时的情景,阿贾的话语中满是悔恨。被捕4个月后,阿贾的妻子因为哮喘病发作去世。得知妻子去世,阿贾在看守所痛哭流涕。

  

  经过法院审理,阿贾和同伙全部获刑,三姐阿朵被判处死刑,阿贾被判处死缓。之后,阿贾被送入凉山监狱服刑。不久,阿贾的弟弟也因吸毒患病去世。

  

  兄弟姐妹5人,如今只剩服刑的阿贾和早已嫁人的二姐活着。阿贾的4个孩子只能交给年迈的母亲抚养。想到这里,阿贾生不如死:“对毒品和法律的无知,害了我和兄弟姐妹!”

  

  精准扶贫,点亮孩子们的希望

  

  2015年,阿贾从凉山监狱转入攀西监狱服刑。他特殊的家庭情况引起了监狱的关注。在监狱民警的引导和帮助下,阿贾认识到自己的无知和错误。他认真改造、努力学习,因表现良好,同年10月从死缓减为无期徒刑,2019年5月又从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25年。

  

  由于没钱购买车票,家人一直没能到监狱探视阿贾。2019年9月,阿贾告诉民警他很想见见母亲。“他知道母亲等不到他出狱,他的女儿又得了血管畸形,如果不治疗会严重影响生活。”在一次走访中,监狱民警刘青松知道了阿贾家的情况并向监狱领导作了汇报,监狱为阿贾专门安排了一次亲情会见。

  

  这次会见让阿贾既高兴又难过更悔恨:“怪只怪自己不懂法,如果不是想轻松赚大钱,我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孩子们不会从小没有父母。我的哥哥、三姐、弟弟和我一样,太愚昧了。说是毒品毁了我们,不如说是自己毁了自己。”阿贾说,自己违法犯罪了,只能也必须好好改造,但他没想到,监狱和政府还能帮助他的孩子解决生活和就学问题。看到孩子们有了希望,阿贾也更加努力地改造,争取能早日出狱。

  

  2010年,阿贾入狱后,只有13岁的大女儿阿荣被迫辍学回家照顾3个弟弟。瘦小的阿荣既当爹又当妈,天没亮就要起床做饭、洗衣。最小的弟弟果果才1岁,阿荣只能把他背在背上干活。几个孩子的生活,全靠着阿贾的二姐资助。2016年,刚成年的阿荣为了减轻家庭负担选择了嫁人。

  

  阿贾的家仅有两间小且低矮的平房,人住一间,牛羊住一间,没有所谓的客厅、厨房、卧室和厕所之分,更没有桌子板凳等家具。屋里没有灯光,即使是阳光明媚的白天,里面也是漆黑一片。

  

  2016年,当地政府大力开展脱贫攻坚工作,实施精准脱贫,村里和镇上将阿贾的母亲和4个孩子纳入了低保,解决了一家老小的基本生活问题。按照“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当地政府还帮助他家修建新房、购置电器,努力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在当地15年免费教育政策的帮扶下,阿贾的三个儿子上了学。因为有政府“三免一补”政策优惠,在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仅给孩子们免除了学杂费,考虑到阿贾家里的特殊情况,连几个孩子的住宿费和生活费也都一并免除了。“学校免除了费用,但孩子们生病了怎么办?他们要改善生活,他们还是很需要关心和关爱的。”刘青松告诉记者,也是这一年,攀西监狱帮助阿贾的3个儿子争取了到了公益组织“同一苍穹下”的助学资金,每个孩子每年可获得1200元资助。

  

  3个弟弟健康成长,但幸运似乎没有眷顾姐姐阿荣。2017年,阿荣被诊断为面部血管畸形,治疗需要高额的费用。“好不容易把弟弟们都带大了,没想到自己又这样了。早知道我就不出嫁、不生孩子了。”阿荣说。今年是脱贫攻坚的决战决胜之年,阿荣一家4口也被政府纳入了低保,攀西监狱还积极联系社会爱心人士和医院,为阿荣治病提供帮助。当地政府给村里修建的集中安置房也建好了,果果和奶奶搬进宽敞明亮的新家,平时几乎不开口说话的果果笑着说:“高兴。”

  

  心怀感恩未来要报答社会

  

  “你要洗什么衣服?”6月20日,21岁的刚子正在成都金牛区一家干洗店接待客人。刚子是阿贾的长子,是某职业技术学院幼教专业的学生。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学校没有开学,刚子选择了在成都打工。刚子每天工作8小时,每月底薪1100元,剩下的时间他要上网课。干洗店生意好,刚子人也勤快,每个月能挣到2000多元钱。这些钱,刚子自己留下一部分,其余的寄给老家的奶奶和弟弟。“特别感谢政府和监狱给我们一家的帮助。”刚子说,如果不是大家的关心帮助,他们姐弟都不知道怎么生活了,很有可能还会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现在我和弟弟们都有书读,还有很多人关心我们真的很感激大家。”

  

  懂事的刚子从小知道要好好学习。2019年,刚子申请了国家助学贷款,一年7000元用来交学费。学校知道刚子家困难,每年又发放4000元的困难补助给他。每年的寒暑假,刚子都没有回家,一直在外打工,希望自己能多挣点钱,以后不用大家的帮助也能生活。刚子告诉记者,毕业以后,他想回到家乡当一名幼教,以自己所学报答社会。“我想让家乡的孩子可以从小接受教育,用知识改变命运,改变贫穷,改变大凉山。”刚子说。

  

  (文中人物除刘青松外均为化名)


编辑:彭旭

四川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栏目 | 投稿须知 | 投稿:sccaw@sina.com |

蜀ICP备13011412号-1 四川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蜀ICP备13011412号-1 四川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