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人物 >
绽放在雪域高原上的“正义雪莲”
www.sichuanpeace.gov.cn 】 【 2021-01-27 11:08:05 】 【 来源:四川法治报

绽放在雪域高原上的“正义雪莲
  
——记石渠县人民法院女子办案团队


“正义雪莲”女子团队高效公正地审理案件,赢得当地群众广泛好评


女性特有的温柔和细致,在家事审判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每年,石渠县法院都会指定巡回线路,把法律服务和法治宣传送到牧民家门口 

石渠县法院供图

  
  四川法治报全媒体记者蒋京洲刘文慧
  
  雪莲,生于冰砾石滩,长于嶙峋雪原。艰苦的环境造就了她坚毅的品格,深沉的爱与希望则是她对这片生育自己土地的恳切回报。“正义雪莲”据此而得名。2019年12月,石渠县法院组建了这支女子办案团队。她们的目标很明确:改变石渠县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不懂法、难维权的状况,解决生育乱象等问题。
  
  两名员额法官,三名法官助理,一名书记员——这六名精通汉藏双语的女性怀着同样的理想和信念汇聚在一起。成立至今,这个团队办案近100件,案件调解率达80%以上,其中多数是婚姻家庭、妇女儿童权益保障类型的案件。在平均海拔4520米的“生命禁区”,她们以专业的法律知识和真挚的为民情怀,将法律的关怀送到当地群众身边,为当地妇女儿童保障撑起了合法权益的“保护伞”。
  
  “必须要妇女们知道,什么是法律,什么是权利”
  
  1月,石渠县白雪皑皑。在极端低温可达到零下45度的高原,寒冷和缺氧让任何的户外活动都可能致命。
  
  大雪封山,群众便不会到法院打官司。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里的法院工作是轻松的。地广人稀,恶劣的交通条件,使得到县城来打官司的成本极为高昂。冰消雪融之后,法官们往往需要跋山涉水,跨过茫茫草原去找到当事人。农牧民群众法治观念淡薄,让在这里的每一名法律工作者在感到开展工作困难的同时,也认识到法治建设使命任重道远。
  
  “正义雪莲”团队负责人泽仁曲西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2年。从成都读完大学后回到家乡石渠,以一名归来者的视角审视家乡,她再一次理解了思想的落后刻在这片土地和人民身上千百年的伤痛。女性等弱势群体是这种伤痛更直接的受害者。
  
  “你是不是在家里被打了?”看到一名妇女身上的伤痕,泽仁曲西上前问道。妇女遮遮掩掩,不愿正面回答。不远处,几个孩子在草原上奔跑,孩子的父亲不见踪影。这样的景象,在泽仁曲西的法院工作生涯中见过多次。它集中地反映出了在石渠县偏远牧区妇女生活所面临的典型困境——婚育乱象带来沉重的负担,在家庭生活中处于弱势一方,遭遇家暴屡见不鲜。泽仁曲西说:“大部分妇女很难理解……甚至根本不了解在生活中她们享有哪些权利,更谈不上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
  
  石渠县妇联主席扎永红也坦言,受地域、传统习俗等的影响,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得不到保障,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学习的渠道不多,从而造成妇女文化素质不高,法律意识淡薄,不懂法,遇事不会用法律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泽仁曲西意识到,她必须要让当地妇女知道什么是法律,什么是权利。于是,她找到了法院中和她有着相同想法的同事:巴珍、登珍翁姆、降拥拉姆、何晶和张效英。2019年12月,在甘孜中院、石渠县法院的大力支持下,“正义雪莲”女子办案团队应运而生。她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石渠县的妇女儿童学法、懂法、用法,在遭受权益侵害时,懂得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泽仁曲西这样解释“正义雪莲”名字的由来——甘孜中院的院徽内含橄榄枝、贡嘎雪山、雪莲、天平,寓意着“法院以公平正义共绘雪域高原的纯净蓝天”。雪莲本是一种十分高洁的植物,它寓意着坚韧、纯洁。“如雪莲般,守护着雪域高原的公平正义,保护每一个人的幸福和安宁,是我们的毕生追求。而且,它总能给人们带来希望。”泽仁曲西说,雪莲从发芽直到开花至少要等5年。就像女子审判团队,在自然环境恶劣、工作环境艰苦的生命禁区,维护妇女儿童和弱势群体的正当权益,力争为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带来希望与平等。
  
  “群众不来法院,那法院就走出去找到群众”
  
  高原法治工作的难度比预想的严峻许多。“正义雪莲”团队成员、石渠县法院扎多人民法庭负责人何晶至今记得,一次去远牧点宣讲时,遇到一名养育了5个孩子的母亲,而这5个孩子的父亲并不相同。这些父亲几乎都没有给过抚养费,任由母子6人过着贫苦的生活。这名母亲在听完法院的宣讲,知道可以向法院起诉索要抚养费后,陷入了深深的迷茫:“抚养费?该起诉谁?”
  
  更多时候,当地妇女甚至不愿意诉说自己所遭受的侵害。在和当地农牧区妇女交流时,泽仁曲西发现很多妇女都是在征求丈夫同意后,才会放下农活聊上几句。在谈话时,这些妇女常常回避家庭问题,尽管她们中的很多人常年遭受家庭暴力。
  
  何晶告诉记者,多数妇女对家暴逆来顺受。不管是对外人诉说还是到法院起诉,对她们来说都是很丢人的事情,不仅是自己的脸面过不去,更会让家族蒙羞。同时,由于常年受到传统习俗的影响,当地牧民群众产生纠纷,常常找当地德高望重的老者以当地“习惯法”来解决,而不是选择向法院起诉。
  
  群众不来法院,那法院就走出去找到群众。2020年,甘孜中院部署开展“全州法院能力建设”,计划用三年时间全面提升法院能力,重点推进构建符合甘孜实际的诉讼服务体系,以“点线面”立体架构,把法院“门诊部”带到群众“家门口”。
  
  “正义雪莲”成为了一条线,一条将法治的关怀和温度,与当地妇女儿童紧紧相连的线。她们越过沟壑高山,跨过茫茫雪原,在海拔4520米的扎溪卡草原留下一个个足印。牧民们听不懂汉语,她们就把法条翻译成当地藏语;牧民们看不懂文字,她们就把法条画成浅显易懂的宣传画;牧民们对演讲不感兴趣,她们就把案例改成故事和演出。“但凡涉及少数民族当事人,一律使用双语接待、调解、开庭、宣判,这是我们工作的原则。”石渠县法院民庭法官助理、“正义雪莲”团队成员登珍翁姆告诉记者,双语普法是民族地区法律工作的一大特色,也是藏区精准普法所必须的方式。
  
  这样一支队伍,也为当地的妇女儿童工作开展注入了动力。石渠县妇联主席扎永红告诉记者,“妇女学校法律讲堂”——这个石渠县法院与县妇联合力打造的普法课堂,如今已成为当地牧民群众口耳相传的“知名品牌”,为1.2万余名群众进行了面对面的普法宣传。这意味着,在石渠这座人口仅有10万余人的小县城,有超过十分之一的群众从中受惠。
  
  “我们接受教育是为了帮助家乡摆脱贫困,而不是摆脱贫困的家乡”
  
  从西南民族大学毕业,90后女孩降拥拉姆成为了石渠县法院立案庭的一名法官助理。翻山越岭,行路万里,作为“正义雪莲”的团队成员之一,这样的法院生活,显然与她以往的经验认知相距甚远。
  
  2019年6月的一个下午,石渠县附近的虫草山上大雪纷飞,一辆汽车盘桓在山道上。“雪太大了,前面没路了,我们下车步行到定居点吧。”话音未落,汽车却突然失控,向山下笔直滑去。混乱之际,刹车、方向盘集体罢工,一车人吓得全部失声。
  
  “为什么要回到家乡?”每每想起这个问题,降拥拉姆总能忆起多年前那个午后的班会课。“你们是甘孜州的希望,也是甘孜州的未来,你们一定要好好读书,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谆谆教诲。那是2007年,15岁的降拥拉姆得益于国家富民安康工程计划,成为了成都甘孜班的学生。考上高中前,她的心愿是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大学毕业后,她却选择了截然相反的方向,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对于涉藏地区偏远农牧区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子来说,读书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更多孩子的命运无非是辍学,结婚生子,落入早已既定好的命运窠臼。从四川大学毕业的巴珍、从中央民族大学毕业的登珍翁姆都认为自己是那少数的幸运儿。
  
  那次事故,她们也同样幸运。在汽车滑落的途中,一个车轮卡进了山腰上的一条小水沟里。“得救了!”在驾驶员的指挥下,死里逃生的她们挖水沟、垫石头、推汽车,花了一个半小时才把汽车从水沟里弄出来。
  
  可即使遭遇如此险境,她们也从来没有后悔回到家乡。尽管许多人都认为,以她们的教育背景,会有更好的选择。
  
  走在普法的路上,是降拥拉姆最快乐的时光。“在普法途中告诉家乡的父老乡亲,国家有什么大家不能错过的好政策,国家出台了什么新的法律法规,像一个广播,一个乡接着一个乡,一个镇又接着一个镇。”回到家乡,她感悟到一种使命:应该用自己的所学,帮助家乡的农牧民群众打开眼睛,消除“思想贫困”,并告诉他们,外面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艰辛的工作,有了温暖的回报。2019年,一名妇女因为丈夫赌博、出轨、家暴,来到法院咨询离婚事宜,而且点名要找“正义雪莲”团队的成员办案。巴珍问她,为什么非要找“正义雪莲”?这名妇女对她说:“我观察你们很久了,你们是好人,一定会帮助我。”这句话,让巴珍的心里暖流涌动。
  
  “他们越来越信任法律了,懂得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以往我碍于脸面,也不懂法。是曲西法官给我们开了‘母亲讲堂’后,我才知道可以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石渠县瓦须乡的单身母亲曲某手里紧紧攥着一纸判决书——法院判决被告呷某每月支付非婚生女色某抚养费600元。这一刻她已经等了15年。“通过我的经历,我们村里有许多像我一样的妇女,懂得了用法律为自己争取应有的权益。”曲某说。
  
  情况在一点一点的改变。“正义雪莲”的根蔓扎进石缝,在这片曾经的法治“荒原”上长出嫩芽。
  
  2020年11月,石渠县法院立案庭庭长、“正义雪莲”团队成员张效英审理一起抚养费纠纷案。原告秋某与被告康某未婚生育了两个孩子,但康某一直拒不承认自己是孩子的生父。后经司法鉴定,秋某所生的两个孩子与康某存在亲子关系。石渠县法院最终判决康某支付孩子的抚养费,直到年满18岁为止。
  
  张效英清楚地记得,当时秋某说,她到法院来,是因为不服康某到处散布谣言,说她生的孩子不是康某的,是她作风不好。法院判决多少抚养费她都无意见。“我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她是想借这件抚养费纠纷案还自己一个清白。我对她知道用法律来捍卫自己权益的行为感到很欣慰,这说明群众心中的法治思想在慢慢发芽了。”张效英说道。
  
  “如果没有曲西阿姨,我已经不在这世上了。”说起泽仁曲西的帮助,麻曲村村民巴包十分感激这位救命恩人。
  
  一次,“正义雪莲”团队成员在参加麻曲村小学“六一”儿童节庆祝活动时,得知就读于小学二年级的单亲女孩巴包身患包虫病,因经济困难而未能及时救治。如今,巴包的肚子已经因为包虫病的侵蚀而鼓鼓囊囊。经初步检查,医生得出结论:“小巴包再不动手术最多只能活一年。”在团队成员的帮助下,巴包被送到甘孜州人民医院进行了手术。
  
  一次援助、一次调解、一场宣讲,就是一次生动的普法教育。开办《与法同行》《法治明镜》等普法栏目,则是“正义雪莲”长期坚持积极打造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宣传平台,增强妇女维权意识工作的一个缩影。她们所做的这一切,正一点一滴地树立起人们对法治的认同。而最直观的变化就是石渠县法院立案数连年增加。“老百姓越来越信任法律了,他们懂得了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而不是靠习惯法、暴力解决问题。”石渠县法院副院长赵新说。
  
  未来 雪莲绽放 播撒新的希望
  
  “曲西法官,你来我家,我有份礼物给你看。”刚进格蒙二村,泽仁曲西就被村里的会计单绒拦住了。到了单绒家里,10岁的泽拉姆就扑进了泽仁曲西怀里,给她展示自己的作业本和奖状。单绒笑开了花:“多亏今年听了曲西法官的劝,让我孙女及时入学。她这学期考试得了全班第二名,我们全家都很高兴!”
  
  老百姓对“正义雪莲”团队的信任已经不局限于处理案件了,对于孩子的未来去向,家务事的裁决定夺,也常常询问她们的建议。由此延伸开去,“正义雪莲”团队的成员们看到的是老百姓对法官、法院的信任,对法律本身的信任。
  
  石渠县范围内关于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的案件逐年增多,石渠县法院遂将妇女儿童保障工作纳入重点工作的背景下,“正义雪莲”应运而生。石渠县法院院长充翁旦珠告诉记者,现在回过头看,无论是办案质量,还是宣传教育工作,“正义雪莲”团队确实为石渠县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现状带来了很大的改变。
  
  “正义雪莲”以女子办案团队办理家事等妇女儿童案件,通过巡回审判和送法下乡等多种形式,提升当地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水平的做法,为构建符合甘孜实际的诉讼服务体系,提升甘孜法院系统审判能力建设做出了探索和示范。对于“正义雪莲”的未来,甘孜中院政治部主任龙跃心中已绘有蓝图。“我们想在全州1个中院18个基层法院组建“正义雪莲”团队,吸收有爱心、有能力、有担当的新鲜血液,深入全州乡、镇、村、社区、学校,为老百姓办实事、解难题,宣传党的政策、法律知识,弘扬法治文化。同时,不断创新工作方式,给群众带去具有藏族特色、接地气的普法小视频、卡通宣传画、普法表演等,以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让法治宣传的根扎进基层。”
  
  来年夏天,雪莲绚丽绽放。它的种子也将随着高原上的风开启新的旅程,在雪域高原上播撒新的希望。

编辑:彭旭

四川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栏目 | 投稿须知 | 投稿:sccaw@sina.com |

蜀ICP备13011412号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蜀ICP备13011412号-1 四川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