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前沿 >
执行异议程序中股东的出资责任应否加速到期
www.sichuanpeace.gov.cn 】 【 2020-12-25 13:39:41 】 【 来源:四川长安网

  李涛  勾廷凤


  2013年《公司法》修改废除了公司股东的出资期限、法定最低注册资本等限制,标志我国的公司资本制度由有条件的认缴制进化到了无条件的认缴制,从而在经济上极大放松了市场主体准入的管制,降低了创业者的门槛,诞生了各类型新兴企业,激发出市场活力。然而,随着时间推进,这些企业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法律问题便逐步呈现,其中,企业债权人权利如何实现的问题愈发明显。在司法实践中,执行程序无疑是关乎债权人权益能否实现的最重要程序。2016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追加规定》)颁布实施,初步构建起在执行程序中对债权人的保护体系。然而,《追加规定》对于股东约定出资期限未到期,且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并未明确股东的出资责任是否加速到期的情形。


  一、股东出资责任应否加速到期的不同观点


  (一)否定论者的观点与理由


  否定论者的核心观点是法律赋予股东的期限利益不宜轻易剥夺,至少在没有进入破产程序前不宜适用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制度,主要理由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章程至上论。《公司法》废除股东出资期限的限制,赋予股东通过章程自主约定,因此公司章程应当成为股东出资责任的基本依据,否则与《公司法》修法的目的不一致。二是责任法定论。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直接涉及股东的权益,因此应当遵循责任法定原则,不宜在没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随意做扩大解释。除非有约定,否则要求股东提前缴纳未到履行期的出资金额缺乏法律依据。三是集体清偿论。如果公司不能清偿单个债权人到期债权,那么其往往也达到了破产情形,此时,应保障全体债权人的利益。如果对执行程序中的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则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集体解决债权的精神。而加速到期情形是应当由债权人申请债务人破产,进入破产程序后再按照《破产法》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加速股东出资义务,最终在真正意义上保护全体债权人利益。四是风险自担论。认缴制确实加大了债权人的风险,但是这种风险事先已经通过工商登记的公示机制予以提示,债权人只要稍加注意即可,如果甘冒风险或怠于注意,则应风险自担。


  (二)肯定论者的观点与理由


  赞成论者的核心观点是支持在破产程序以外的程序实现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主要理由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文本解释论。《公司法》第三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或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再加上《破产法》第三十五条的呼应,法律已明确表态,股东出资义务包含未届履行期或未约定履行期的出资。二是利益衡量论。在公司资本制度这一法律框架中,债权人利益应获得优先保护是《公司法》的一贯倾向与选择。尤其是在这次资本制度改革后,放松准入门槛极大便利股东投资的情况下,当资本制度本身出现两种不同的解释时,应当优先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三是程序高效论。进入破产程序的成本太高,不利于实现对债权人的保护,如果将破产作为加速股东出资的唯一通道,那么当人民法院因否定股东出资加速,裁定驳回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的执行异议程序,则是空转的程序,增加了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负担。四是逃债规制论。如果公司恶意通过章程约定过长的出资期限或不做规定,甚至通过修改章程的出资期限以逃避债务,而又不能通过加速出资责任而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则债权人的保护可能落空。


  二、在现行法律体系下,执行追加程序的法律依据与存在的困难


  (一)执行追加案件概况


  执行程序解决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问题,是通过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的执行异议程序实现的。在《追加规定》出台后,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的法律基础更为完善,通过执行的路径解决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的案例开始出现。在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的执行路径中,对公司债务纠纷的审判或仲裁已经完成并进入执行程序,此时若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已陷入执行不能的状态后,则债权人就可以向法院提起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的程序。近几年这类案件数量较多,并呈现不断增加的态势。


  (二)执行追加程序的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追加规定》中第十七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十九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原股东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三)执行追加程序的困难


  根据修订后的《公司法》,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实行认缴制。在此背景下,股东的出资期限由法定转为意定,法律给予了公司股东充分的自由,法定的、强制的股东出资行为变成了股东之间契约自由、意思自治的约定。因此,股东之间通过正当的公司程序,以股东决议的方式变更向公司履行出资义务的时间,在形式上无可非议,其效力不再是《追加规定》中“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表述就可以否定的。正如合同领域应充分尊重合同双方意思自治一样,司法在介入股东之间的协议时,涉及到股东之间决议的效力问题、公司章程的效力问题、股东的期限利益与债权人利益之间平衡的问题,不能仅以股东未出资这一事实状态轻易判断股东应承担责任。在股东可以自行确定资本认缴时间、方式、数额的情况下,《追加规定》不能为追加股东提供明确的法律指引。


  三、最新关于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的理解与适用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明确规定了股东出资加速到期的两种情形: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一是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二是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


  《纪要》规定了两种例外情形。一种情形是,在有生效判决,经公司债权人申请执行的情形下,如果穷尽执行措施公司还无可供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其结果与《破产法》第二条规定的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完全相同的,故在这种情形下比照《破产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股东未届期限的认缴出资,加速到期。


  另一种情形是,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会决议延长股东的出资期限,以逃避公司不能履行债务时其股东将被要求补足出资义务的。这种情形的理论基础是债权人的撤销权,即对于公司股东会延长股东出资的行为,实质就是公司放弃即将到期的对股东的债权,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公司债权人对该延长的出资期限有权请求撤销。


  、总结


  没有哪一项制度自诞生伊始就是完美无缺的,新的公司资本制度亦如是。认缴资本制在实际适用过程中还存在相当多的问题,并已在司法实践中得以反映。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问题不仅是资本制度改革之后出现的新问题,而且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实践问题,《纪要》出台的主要目的是统一裁判思路,但最终要解决这一问题,还是要从立法这一根本上来解决。


  (作者分别系自贡市沿滩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自贡市沿滩区人民法院法官助理)

编辑:苏彦戈

四川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栏目 | 投稿须知 | 投稿:sccaw@sina.com |

蜀ICP备13011412号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蜀ICP备13011412号-1 四川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