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 随笔感悟 >
泣血甲午
www.sichuanpeace.gov.cn 】 【 2020-04-01 17:00:22 】 【 来源:四川长安网

  1894年爆发在东方的那场战争彻底改变了两个东方落后国家的走向。中日历史的分水岭,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十年后日俄战争的导火索,同时也打破了东北亚力量的平衡,一定程度地促使全球势力地重新洗牌。这场战争的影响远不止人们通常的理解。

  

  讲甲午,得先从当时的世界环境和列强们的博弈开始讲起,这至少可以追溯到1853年美国的叩关,那个时候,新兴的美国力量还在由弱转强,由西华德的全球大战略决定了美国必须把眼光投向太平洋,终点是清国,因为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辽阔的市场。也就是说美国希望以商船来把太平洋变成自己的内海,而日本就成了美国登陆东亚大陆的一块垫脚石。四艘黑油漆的军舰也敲开了日本的国门。在欧洲,俄罗斯因为克里米亚战争的失败,自己南下的道路被英法堵住,于是乎大踏步的为之疯狂地向东走和试图往南走。法国因为自己在西欧也是被英国掐得死死的,它也急需在东方寻求突破。统一不久的普鲁士日耳曼民族也把目光投向了东方。

  

  如果用一个比喻的手法,19世纪的东亚就像一个大草原,欧美列强和日本就像一群猛兽逐鹿东亚,他们运筹帷幄同时又互相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只有清国和朝鲜是猎物。

  

  中日之间一衣带水历史上自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早在唐朝时期的白村江之战打得日本满地找牙,这一战基本奠定中日之间一千年的历史关系。日本开始仰视中国,学习中国。因为日本这个国家地理位置上它处于一个孤悬海外的一个孤岛上,时刻面临着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的威胁,所以他对别的大陆国家就会非常地羡慕,一直到它萌生了把别的国家土地、财富占为己有这样的强盗心理。所以,明朝万历年间,丰臣秀吉刚统一日本就开始尝试,制定了十年内三步走的战略方针:三年内灭亡朝鲜,五年内灭亡明朝,十年内灭亡印度。随着露梁海战中倭寇们的葬身海底,丰臣秀吉的美梦也跟着破灭,自己也在忧愤中死去。

  

  从以往的历史可以看出,日本萌生侵华的野心至少有300年的历史。而日本在明朝的时候试探了一下,发现不行就回来搞明治维新。中日两国几乎是同时被打开国门的,两国的变革图强也几乎是同时,为什么结果却大相径庭?日本为什么能够在短短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内,积蓄力量打败自己昔日的老师?这里要对“明治维新”做一个简要的介绍: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先看清国的洋务运动,李鸿章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中华之制度事事远出西人之上,独火器不能及。”也就是说,对于晚清看来,它觉得自己跟西方的差距不过就是器物层面而已,仍然沉浸在天朝上国的迷梦当中,根本没有意识到是一种社会形态的落后和各种制度、各种思想的落后。

  

  反观日本的明治维新,它里面的思想主要是:文明开化,殖产兴业,富国强兵。有一套非常完备的纲领,其中还提到:“求知识于世界,上下一心盛行经纶,广兴会议万机决于公论,官武一途以致庶民。各随其志,人心不倦。”就是说国家大事我们都听大家的意见,让你们每一个人都达到你的志向,从而激发民族精神。从政治、军事、社会制度、经济实行全方位的改革,甚至不惜采取拿来主义的方式照搬西方的模式,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全盘西化。这里需要提到两点:福泽谕吉的“脱亚论”和日本军部的“大陆经略政策”。前者对日本民众进行思想启蒙,推进明治维新的进程,它谈到:“与其坐待邻国之进步共同振兴东亚,不如脱其行伍与西方列强共进退,现对待朝鲜、支那也无需客气,效仿西洋人待之。”对于后者,明治政府的国策是:“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而且,参照了满洲八旗入关的模式,依次征服琉球(现日本冲绳县)、台湾、朝鲜、满蒙最后全中国。就是说日本同时还把征服中国作为了拉动它明治维新的一个内在动力。

  

  以上可以看出,日本的明治维新不仅是学到了西方的核心思想同时也继承了列强们的野心,而晚清的洋务运动只不过是练了一些外功而已。

  

  战争预备阶段和战争阶段以及战后的博弈,晚清都是不行的。孙子兵法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其下攻城。”孙武的这句话也代表了战争的四个阶段。在伐谋阶段,日本派遣了大量的间谍到中国国内刺探情报,形成间谍网,间谍们分散在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其中最有名的间谍头子荒尾精在对明治天皇的报告中写了一份《对清作战意见》中提到:“现在的清国最多还有10到15年的存活时间,到时候必将土崩瓦解,西方列强必将瓜分之,为避免悲剧,皇国应立即向清国开战,拿到清国的资源打造一万条战舰,武装100个陆军师,以此赶走西方,甚至征服世界。”宗方小太郎也提到了:“大清国不仅是政府腐败,而是全民都腐败,根本没有国家意识,这样的国家毫不足虑。”伐交阶段中,日本利用列强之间的矛盾,拉住了英国,在西方掀起了广泛的舆论战,让日本反而受到了同情,清国是一个受害国,却被当做是野蛮的国家。最后连基本的军事情报、电报密码也被日本截获,我中华大地何时有过这样一笔糊涂账?晚清的外交基本上都依赖于某些大臣的私交,晚清的外交人员把它理解为外事接待人员或许更为恰当,外交是一个无声的战场,它同时也是国家内政的延伸。如果李鸿章知道俄国、日本、其他列强是怎么想的,他也就不会匆匆忙忙去签这个《马关条约》,哪怕甲午战争五大战役全部失败,把日本放进关内再打,也就是几场战役的问题,但是如果大家坐下来和谈了,那就把战争的红利给它固定了,就让日本拿到了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一块战争红利。

  

  甲午战争的结果就直接导致了八国联军侵华,连一个日本都能把大清国给放倒,那么列强们为何不一拥而上瓜分了清国呢?战后列强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的外交官都换了,调过来的都是驻非洲的外交官,也就是说中国被非洲化了,他们没有一个懂中文的,只是善于瓜分别人,用笔在地图上划线,你可以看到在非洲的地图上国家之间的疆界都是直的。从此“东亚病夫”的枷锁扣在了华人的头上,那段难以回首的历史中,日本称你清国人还是算客气的,一般都叫你豚尾奴(有辫子)、支那猪,对华人的蔑视也到达了顶点。日本因此提升了国际地位,成为了二等列强,以后五十年的中日历史基本上就是日本一步一步地吞并中国的土地。它利用赔款进一步实现了国家的工业化以及扩充军备,成了名符其实的军国。

  

  1894年,那场战争我们败了,但留给我们后人的却是经验和教训。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对世界潮流和国际局势的把握不清。19世界是一个虎狼世纪,没有什么法理,谁的力量强了谁就说话算数。相当于一个放大版的战国时期。再说直白一点,谁到外面去抢谁就可以强大,谁在家苟且偷安那就必死。清国应该把拓展你的疆土定为最高国策,再参与到世界的大竞争、大掠夺当中来。琉球被日本吞并之后,朝鲜国王的父亲大院君就秘密给李鸿章上书,就建议清国像元朝那样把我们朝鲜并为你们的一个省,这样日本就不敢找我们的麻烦了,老百姓也安定了。这个主意是非常好的,可是清国方面根本听不进去,又搞了一个六方会谈,在自己利益的辖区内和日本谈。此刻我想到了邓小平同志要回香港的时候那句话:“主权问题是不能谈判的。”晚清花了那么多钱打造了一支北洋舰队,琉球出了事,你为什么不夺回琉球?我连同你日本一起给灭了,哪来的后来的事?按照正常的思维,日本你没事我还要来打你,出了事反而不打?晚清有无数的机会把日本扼杀在摇篮里,可是一次都没有抓住。第二,晚清的危机感和进取心没有日本强烈。打个比方晚清是一个老地主,日本是一个年轻的穷小伙子。后者的勤奋和努力必然是肯定的。第三,客观实力不足。按照当时日本和清国的国力来讲,铁路的铺设、国家的工业化进程、现代军事建设等等可以看出,仍然是工业国打农业国。尤其在第一次工业革命后,蒸汽机铁甲舰的出现,使得部队的机动性越来越强,使得军事上攻防转换的思想深入人心,历史的天平越来越倾斜于进攻方。

  

  今天回首甲午,仍然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回顾历史就是为了看今天,抓住时代的潮流,符合普世价值,学习强者补己之短,莫让历史的悲剧再度重演。

  

  谭骁航  四川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劳动保障监察处(根治欠薪专班)


编辑:李雁佳

四川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栏目 | 投稿须知 | 投稿:sccaw@sina.com |

蜀ICP备13011412号-1 四川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蜀ICP备13011412号-1 四川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